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重庆·重庆邮电(大)学(院)首页重庆·印象  >>
杂感
2007-04-09|18:39:38| ‼ [0] | √ [0] 

关于台灯:台灯若是在灯下惨白如昼,而旁边仍是一片黑暗,那么此刻适合思考哲学。如果屋子里洒下的均匀的昏黄,那么适合研究数学。如果整个房间明亮无影,那么我们可以开始手术了。

关于爱情:爱情的某一出路是婚姻,婚姻的某一结果是孩子。我(和她)曾为孩子是做数学家还是做商人争论不休,现在不必了。很好。

关于耐心:时间是最好的老师,只是它最后把学生们都杀死了。

关于硬盘:我去年罢工的硬盘几经修复无果,至今仍躺在架子上,我抬头就能望见。我敢(从物理学和计算机科学的角度)说,那些回忆、荣耀、欲望和挣扎都还在里面,只是少了某些必要的引导,又或者少了某个与人生无关的构件,它虽生犹死,不值一钱。

关于夜晚:都在十二点前入睡吧,最多加一支烟,这样一来,黑暗无足轻重。

关于诗歌:如果我有两个年幼的弟弟供我指挥,第一个随他做什么,第二个么,我他妈的打也要把你打成诗人。

关于命运:我憋不住了。


  >[写写写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