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我(再一次)明白了首页武汉·工大路  >>

今天读到阮一峰博客上一篇很有趣的文章,就借用了他的题目。长时间以来我都将自己定位于一名技术工作者,并努力根据这样的定位来安排自己的职业乃至人生道路,我的理由可以借此文章中迻译的 Joel Spolsky 的一篇短文 No Politics 来做注解,节选如下(粗体为我所加):

程序员早就练出了对公正有非常良好的判断力。代码要么能运行,要么不能。坐在那里争论代码是否有问题,这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你可以运行代码,答案自然就有了。代码的世界是非常公正的,也是非常严格有序的。许许多多的人选择编程,首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宁愿将自己的时间花在一个公平有序的地方,一个严格的能者上庸者下的地方,一个只要你是对的就能赢得任何争论的地方。
原文来源译文来源

我义无反顾地脱离也算是作出了些微成绩的文史哲乃至艺术圈子,其第二重要原因正在于此(第一重要原因是因为我自己的整体的思维结构、能力和倾向)。作为一个 Hayek 和 Popper 意义上的古典自由主义者,我当然非常欣赏例如艺术中的多元、无序甚至混乱,但我并不希望将它们带入生活正轨之中,并遭受它们的影响。我更倾向于作出一些有明确的判定标准可以依据的工作,得到真正的答复和回应,而不打算以浑水摸鱼的方式去获取什么利益——在中国,后者更显常态,而且许多人都乐于其中。特别在国内学术圈(juàn)中,一向都只有人身攻击而无学术批评,而在那些没有明确判定准则的领域,剩下的只有明枪暗箭的混斗,黑幕重重,水深不见底。在这种情况下,数学(和计算机,众所周知这两个是一桩事)算是个最不坏的护身符——请原谅我用如此厚黑的思想来看待这个科学的皇冠,呵呵。


  >[写写写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