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无题首页追踪恐龙的人  >>
就这样开始吧!
2009-07-23|02:53:28| ‼ [0] | √ [0] 

我在六月最后几天回到了家,直到现在,所有的生活都围绕着几个字:吃、喝、睡、玩。十年了,我头一次如此轻松惬意悠然安适懒散无畏——对,是无所畏惧,不是无所谓——地度过了近一个月,不容易啊。如果说轻松惬意悠然安适懒散是建立在别人的给予的基础上(例如妈妈精心准备的大餐),那么无畏就算是我努力奋斗而应得的微薄奖赏。我的意思是,至少现在我不需要为短期前景而担忧操心,好好地休息,然后迎接下一站就是了。

但这样的生活到今天截止(严格地说是昨天)。部分是因为自我意愿,部分是因为外界逼迫,我得进入我的第三个三年计划,开始新的一段征途。这段征途将在武汉——一个我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度过它的核心阶段,然后将在某个未定的地方继续展开。总的目标非常的明确:其一,收获一项具体的科研成果并使我得以携此继续往后的学术生涯;其二,奠立基本的物质生活基础,确保肯定要到来的种种要求能得到基本满足。

首先,肯定不会再有的如此的轻松心态,这是显然的,不再赘言。

其次,无畏也将离我而去。关于这一点,我隐晦地阐述一下。当一个人不害怕失去任何东西的时候,他的状态就是无所畏惧。我的无畏实际上与具体的学术或职业倒无太大关联(毕竟在这方面我力求问心无愧),而是缘于另一些更值得珍视的事物。这两年多以来我没在意过什么,拥有的也微薄,因此我当然不害怕失去;意外的所得是有一些,但份量并不太重,因此没再诱惑我去刻意钻营。然而,现在某些东西就是那么突然而至,让我意识到我真的不愿再让它们离开,让我意识到如果错手,那么损失将会让我多么地伤心和遗憾。总之,随遇而安了那么久,终于到了收尾的时候了。其实从统计角度来讲,鉴于以往的历史经验,这类概率事件也到了该发生的当口,我这也不算是遭闷棍。就这样。

根据大略的日程安排,我将于八月初赴汉,鼓捣那坨对大众来讲尚可称前沿的玩意。要做的事情是相当有趣的,而“有趣”乃人生最重要的收获,这样看的话,收支平衡。最后的愿望就是,我希望我的床能在早晨的时候接受阳光的问候,而不是像从前那样堕入黑暗的甜蜜怀抱——后者是我在博士公寓时最想诅咒的东西:要知道,我从来就没见过在我梦中从窗外飘入的笑声所对应的脸庞,那应当是最美好的存在之一。


  >[写写写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