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南京的人与事·邻居们首页南京的人与事·友人们  >>
南京的人与事·同学们
2009-06-21|22:20:50| ‼ [7] | √ [0] 

硕士期间大部分时间我都自个儿蹲在“家”里逍遥,与同学接触不多。至今还有很好联系的就是 CH,其实与我专业不同,但不知怎么的就聊上了。他是个非常踏实也非常有才华的年轻人,说话爽快,隔三差五打电话跟我叙旧谈新(这里又是我的不是,我他妈总记不起来世界上有电话/手机这种东西,总得等到它响的时候才意识到我能通过它与别人产生联系)。当年由于他,我还认识了搞摄影的几个人,W 和 H 等,彼此有些很有趣的故事,例如一起发文章,或是在摄影棚里拍写真之类的(要没有这样的同学,打死我也不会干这事)。当然,我的硕士同学是要提的,笑咪咪的、似乎总是心态乐观的 ZLL,至今还能有一搭没一搭聊聊的 XN(我还麻烦过她好几次办事情),已经幸福地成家立业的 YXF;祝她们都好。

〇七年十月底,我在各个管理部门跑了数次后,得以入住学校,体验一把已经七年没体验过的校园生活(我从大二就住外边了)。我仍然清楚地记得我刚入住的那几天,同学们接二连三地来串门,小屋子里话语如瀑布飞扬,从未落寞,那是相当的快活。当然,接下去的日子也很快活,直到今天,现在,就当下。读过研的都知道,不比本科,同学之间彼此不仅年龄差距很大,生活状态也是极不相同;在外地上班的来回奔波的,恼火家里小孩不听话的,为找不到老婆着急的,为老婆的后半生着急的,都凑在一块。这时候就需要那句话:要有爱——要有爱,人就能坐到一起。没觉得有太多隔膜,只是感叹能聚首的时机太少,以至于每次都无法尽兴。我点几个人的名字吧:

  • ZYH,非常实在而勤奋的人,这里不多提,因为以后几年还会与他同游华中,呵呵。
  • ZY,这个有身高有才华也有房子的师弟兼帅弟(汉字真奇妙),吃喝玩乐是少不了他的了。现在正在甜蜜的幸福中,不需要理会他啦。
  • CJ 和 DSY,他们是老大哥。人生方面我听他们的。每次喝酒都在听他们教导哪。
  • CYH,看样子是恬静的小姑娘,实际上已喜得贵子啦,她老公 HHM 也曾对我襄助不薄。CL,乐呵呵的大姐,请客都在广式餐厅,极合我胃口。
  • GL,每次从敲门的风格就知道是他。他曾试图挽救我于昼夜不分之状态中,可惜最后仍然失败了。
  • CS,这位乖巧善良的姑娘不幸地住在了隔壁,因此只好断断续续忍受了两年我的奇异举动,例如我那黑白颠倒的生活、突然而至的摇滚乐、时不时飘来的胡言乱语(“我太饿了,你有没有吃的?”之类)等等。
  • YJ,数学系的博士,对她这样的学识,“聪明”这类形容词就很苍白了。平时借书啥的老麻烦人家,论文也得到不少帮助,诚心地感谢。

还有好多人是无法在这里一一具名了,像治学严谨、彼此直言无间的 DD 和 FBD,虽然是师弟,从他们身上实在获益良多;还有叛逆的小姑娘 ZHY 和 活泼的 MWY 等等,严格来讲交往不过几天,但在一起却是说不完的话;还有 FJL、GWQ、HWJ、LPZ、LWA,MJH、MZ、SLL、QJM、WFY、WXY、YKN、ZHP 和 ZQ 等等,在这里就只能按拼音排序了……我知道我自己的交际策略让我迟了好多,许多人在大学时代就感受到的,我到了太学上庠之末,才有机会厕身其中。但我想,我毕竟没有错过。


  >[写写写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