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南京的人与事·引子首页南京的人与事·同学们  >>
南京的人与事·邻居们
2009-06-20|15:30:06| ‼ [1] | √ [0] 

我所讲的邻居,正式的名称应是“合租者”,但在这里显然不需要如此冰冷的词汇。这六年中,我有四年多在校外租房,考虑到价格,适合我的方案当然只能是合租。于是借着这样的机会,许多原本没有交集的人来到了我的身边。我听过许多人抱怨过他/她惨痛的合租经历,似乎人的丑恶面都汇于其中。相较之下,我得兴高采烈地说,我恰恰是从那些相处融洽的邻居们身上体验到了足以弥补漂泊异乡痛苦的醇酒。

〇三年甫到南京,我俩立刻开始找房子——这桩事情事后我俩都觉得很神奇:我在西祠上找了一处,立马奔过去看情况,然后一拍即和就住下了,然后就是三年,直到房东因儿子结婚而解约。他们都算是本地人,高个子 C,他的高个子女友 JYY,JYY 的(同样高个子)妹妹 JF,另一个妹妹 LJ 及其(还是高个子)男朋友 L,连同他们的共同朋友 ZZ;都是很好的人,善良而真诚,房东也很和气。大家一个屋檐下,说说笑笑地相处,分享宽带和话题,虽然各自为生活四处奔忙,也曾坐下来喝过两杯小酒。其间发生的事情很难一一细述了(像合力痛斥小偷啥的,呵呵),这里得专门说说 ZZ。这个外向开朗的时髦姑娘,认真说来还算是我同学,人长得漂亮,又能吃苦,她在不经意间深刻地改变了我的人生,兹举其二:首先,她给我介绍了一个搞摄影的朋友 LH,使我间接地认识了 WX,这算是我本科毕业后友谊上最大的收获之一;其次,她向我约的杂志稿子,本来是无心之举,阴差阳错却成为了我硕士顺利毕业的关键因素。这样的事情,让我这种无可救药的理性主义者也不得不感叹。

想来最为可惜的是,搬家的时候匆匆忙忙,没能来次聚会;虽然后来多少还有联系,但终究是遗憾。我希望能在离开前有个弥补。

从上面讲的清凉门大街育才公寓“出走”后,我俩一合计,干脆住到了学校旁边,于是就在山阴路找了个窝呆了一年。同住的是工作忙得一塌糊涂的 D 、她时隐时现的高个子男友和憨厚的 LZY 和他老婆 L 两口子。这也是一次很愉快的相处经历(也包括房东)。我〇七年六月结石疼痛得在地上打滚的时候,正是 LZY 连夜把我扛到了医院去;事后我一直要请吃饭好好谢一次,自己却稀里糊涂地把事情耽搁了,直到他俩搬离,才感到后悔,真他妈的不像话。认真地说,在那里我的惨痛经历不少,但都是我自己的,而愉快的经历也不少,却都是一起的;这个问题可不能像小学数学那样负负得正,它最后的结果依然是 positive(这真是一个有趣的词汇)。

得补充的是,在这里要道歉的话,还是我。例如在育才公寓的时候,似乎我都没打扫过公共区域,想来真是脸红;而在山阴路也是留个了烂摊子……我这人有时候又故意显得夹生(这方面她比我好很多,给我挽回了不少颜面),本来热热闹闹的事情也能搞得静如死水,用上面那句话,真他妈的不像话。

这些人人事事,是六年南京飘浮暗地中的点点星光。邻居不像同学,异质性极高,来自东西南北,走向四面八方,擦肩而过那是常态,但其中留有余温,就是意义。那么多偶然,都能变成机缘,再说什么萍水相逢就太不该了。也许人与人之确实是萍水相逢,但人不是浮萍,也不是只随着万有引力流动的水,人是有脑子的啊,能记忆,也能思考。而如果在记忆和思考的时候能有微笑,这就是很美好的人生。


  >[写写写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