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在 LaTeX 中得到真正的等宽反斜杠 \ 和下划线 _ 技巧首页似水流年  >>
尘埃(基本)落定
2009-05-22|00:17:05| ‼ [0] | √ [0] 

距正式告别还有相当一段时间,现在定局肯定为时过早,因此仅略略写点什么。不(在现实中)认识我的朋友请略过此文。

答辩结束了,过程那是相当的热闹,但结局一如所料,就没必要在这里写了。还有一些文书工作,填表格写鉴定什么的,过几天就能搞好。然后就静待校方日程安排,按部就班完成剩下的事情。

补两句与论文相关的话:

  • 如果跟导师讲不清楚,那就把他搞糊涂吧。(出处不详)
  • —你最近在忙什么? —搞学术。 —学术是谁?(出处不详)

在这座城市3+3年,亟待解决的问题很多,重要的有那么两三件,因其重要,所以没办法进行优化计算,现正在无序地、非理性地解决之中,所需时间无法预估。无论如何,感谢所有已经和即将(马上我就会找到你的,别躲)听我倾诉的哥们儿(身为南方人我很少用这个词,但在这里比较应景)。

(下面转到文艺青年腔调)

最近躺下去还是无法快速入睡,但和前段时间已经大大不同。那时候我闭上眼睛,符号和代码就在脑海中飘飞,现在,我可以安然地享受此间的舒适与寂静。有时候我会推开门,蹲在那里抽斗烟,努力体验我一直未能体验的青葱校园——其时四周一片黑暗,对面楼的水房和值班室灯光清澈透明,在大部分时间都可以有效地刺痛我的眼睛;我突然才想起来我真的从未孤单过(虽然我并不害怕),许多人一直在身边。这种感觉相当好,好得竟会让我稍微地不那么期盼远方。如果此刻能有音乐相伴,我甚至愿意在天井的落叶堆上撒点野。

在这个当口,掠过我思维空间的话语罗列如下:

  • 你们看到的是偶然,我看到的是因果。你们看到的是机会,我看到的是代价。[When some see 'coincidence', I see 'consequence'. When others see 'chance', I see 'cost'. ](《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
  • 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北京一夜》)
  • Memory is a wonderful thing if you don't have to deal with the past.Before Sunset
  • 人永远不知道谁哪次不经意地跟你说了再见之后就真的再也不见了。(饭否@如小果,有改动)
  • 其实有时候,我也不想一个人喝酒。(出处不详)
  • 这样的夜晚,除了睡去,我还能有什么追求?(天涯)

最后,关于遗留物品的问题,别急着想排队索取,我还没决定哪。


  >[写写写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