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四月首页2009迷笛音乐节·全景图!  >>
2009迷笛音乐节
2009-05-05|15:18:08| ‼ [4] | √ [0] 

十年了!作为中国摇滚音乐的符号之一,迷笛办了十届;作为一个有为青年,我也从傻逼和装逼努力地走向牛逼。在快要奔三的当口,我放下学术书籍,离开电脑网络,丢掉其他杂事,开始考虑我还要不要、能不能躁一把。我自问自答了两个问题:
  1. 我还是愤青么?当然是——至少我爸我妈我朋友甚至我导师都这么认为。
  2. 我还爱摇滚么?当然是——这一点想否认也否认不了。

于是,我开始摇滚(这当然是指中国特色的语义背景下的摇滚)了。订购睡袋和车票,在汹涌人潮中挤两个小时等待入场,进入比他妈 LSD 还让人眩晕的流动厕所里小便,泥地上看姑娘,烈日下拍猛男,冲到场子核心中间去 pogo 和 mosh,站在台下随着阳萎的某乐队主唱哼哼唧唧,流连于午夜大排档与素不相识的朋友喝酒,等等等等。

然后我就晕着回来了,昨天睡了一天,现在脑袋里许多东西转来转去,还没能总结出个什么来。先丢几张照片吧,随后再陆续报告收获。


  >[写写写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