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颐和园首页个人资料的备份与同步  >>

  我对《颐和园》的评价是真实,这与大部分见解相悖。许多人认为,这部电影中的情节(例如吵架那一场,又例如后面的人生颠簸,又例如结尾,等等)非常地文艺化、戏剧化,非常地人为而做作,是艺术的创造而非现实的倒影。他们据此评价,这部片子不过是满足了另一些小众不安于常态的自我呢喃而已。但就我自己在艺术圈混了这么多年的体会,艺术源于生活而始终低于生活。确切地说,当我仔细考察之后,我还真没见过不比电影或小说更精彩的人生。
  不用举太特别的例子,身边的亲朋好友就是明证。当我了解了一位朋友年轻时代的爱情故事的时候,我觉得那就是电影,而且真拍出来,估计八成人认为“这不就是某某片子中的不可理喻的情节吗“。我还记得,我有段时间不断跟我老爸抱怨我们这一代人如何命运多舛,但当我知道了他从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人生之后,我是不敢再用这个成语来描述我们了;况且,父亲也不是孤例。就拿我自己来说,如果你采样时间过短或者样本数过少,你显然会认为——就像我现在周围的大多数人一样认为——我的人生以前是、现在是并且以后也将是一条直线。当然,因为我不打算成为电影,就像我的朋友或我的父亲一样,因此我即便喝醉了也不会多说些什么。
  我一再地想起黄灿然的一首诗;不过我不但忘记了诗的确切语句,也忘了诗名,甚至都不能很肯定是否为黄灿然的作品;但我可以用自己的语言复述如下:

你每天沿一条固定的轨迹在城市里移动
看见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从不改变他的衣服的颜色
他和你一样平凡,你想
但你错了
他曾经在千里之外的战场拼杀
那些子弹穿越过的痕迹还掩盖在他的廉价衬衣下面
他从不抽烟
只是因为他的第一支烟献给了另一场生离死别
他在公交车的喧闹中沉默
毫不奇怪,当他纵声高歌的时候这辆汽车还未存在
后来他选择了一种抛弃概率的生活
但他仅仅和你一样,不再怀念猛然的沉浮
他只是和你一样不平凡
  我想许多人和我一样,也都非常喜欢看类似的个人史诗电影,如 There Will Be BloodForrest Gump 等等。不知道你注意过没有,结局总是在相对的平静中落幕。你在街头遇见阿甘的时候,你是会认为这就是个精神有轻微问题的中年男人,还是能够猜到他的风云起伏的一生?回到《颐和园》,如果你在街头遇见余虹或周伟,除了意识到他们似乎比普通人“惹眼”一点点之外,你又何尝会想到他们如电影一般的一生?(如果你觉得上面两句话混淆了艺术与现实,请回忆一下庄周梦蝶之类的故事。)当我谈论《颐和园》的真实的时候,我想到的正是这些。
  艺术源于生活而低于生活,但我还得补充,艺术浓缩了、并且也放大了生活,而且同时让我们得以凭借旁观者的身份去看待我们自己。如果你确实经历过(你肯定经历过),你也会像我一样感动/感慨的,你会惊呼:原来我也这样不平凡过啊,还整成电影了,真他妈的不简单。

附记:
如果你闲着,可以去看看这个贴子(注意,此贴跟贴量惊人,而且仍在更新),我曾经在上面耗了一个下午,然后明白了其实普通和平凡也是小概率事件。


  >[评评评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