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权当最近两个月总结首页关于真实的问题——再评《颐和园》  >>
颐和园
2008-09-21|22:38:05| ‼ [1] | √ [0] 

颐和园(娄烨,2006),我打满分。导演、剧情、演员、摄影、台词、灯光,全部满分。从第零秒开始的黑场一直到两个多小时后字幕完毕,我没错过一帧镜头,没漏掉一丝配乐。我知道太多人有不同意见,有人认为这纯粹是个大杂烩,有人指出导演不过是在打擦边球搏老外同情,有人讽刺这是文艺青年的装逼素材,还有的人坦承他观影过程中睡过去几次。去他妈的,我不在乎。我也不在乎直截了当地说出我的具体评价:真实。每一次或小资或粗糙的情感起伏,每一次或含糊或直白的性爱遭遇,都无比真实。那些器官,表情,呻吟,香烟,真实到椎心刺骨,让我短时间内不打算看第二次。你相信一个人真会有如此的遭遇和人生吗?我相信,因为我见过,并且它继续发生。这个世界真正的脉络,经历方能体会,别以为故事总是编的,感慨都是酸的,高潮全是假的,笑容和泪水一概是装的。而且我喜欢这部电影,诚心地喜欢:那些朴素而漂亮的人们,一件外套反复地穿但始终美丽,他们在酒吧里不是掷骰子而是讨论社会,他们在街上不是购物而是游行,他们做爱,不是因为网聊,而是因为牵手,不是在宾馆,而是在宿舍,床头放的不是手机,而是阿恩海姆《艺术与视知觉》1984年一版。我记住了余虹在89年之前的笑容,记住了周伟在柏林街头的凝重,记住了李缇坠落前的安然,记住了黑夜中突然的枪声和熊熊火光,记住了操场的滚滚烟尘、街头的嘈杂汹涌;记住了游泳池边回响起的电子乐,突然而至的大提琴声,交错场景中的老摇滚;记住了梦游似的日记以及许许多多零碎而低沉的交谈……这就够了。

不认同上述评价,而试图以好奇、猎艳或甚至是(说得哲学点)宽容的心态想去体验一把?你打算(或习惯于)看电影的时候开着手机、吃零食、跟别人一起讨论、继续搭理 QQ 上的好友?你没碰过烟、在历史方面了无兴趣、对音乐一点不敏感、关心现实中的演员甚于剧情中的角色?算了吧,别浪费时间了,你不是我。

客观上的好的电影能给你提出许多问题,而主观上的好的电影能回答你的问题。就本人而言,它属于后者。


  >[评评评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