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世界及其意义首页试验音乐  >>
A Brave Army of Heretics
2008-05-31|15:06:22| ‼ [0] | √ [0] 
  网络是个好东西,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你将会知道些什么,这就是复杂系统的奇妙性质。我本来在逛的是一个科技博客聚会站点,某一篇文章中,知道了另一个博客“人渣经济学笔记”,这里的博主肯定是学经济学的角儿,语言很老道;结果又是通过其某篇文章,知道了一个据称是网络上排名最靠前的经济学博客Marginal Revolution(需要翻墙,我也不知道为啥要封它,上面关于中国的文章都挺友好的)。然后我就边吃热狗边在上面晃荡,不留神,又通过其某篇文章的引荐,知道了又一个很好的博客Economic Principals(仍然需要翻墙,fxxk……),正是上面一篇文章吸引了我,本日志标题就是取自它。
  不说废话,但看其中一段,引的是J. M. Keynes的话,说的是有那么一队brave army of heretics, "who, following their intuitions, have preferred to see the truth obscurely and imperfectly rather than to maintain error, reached indeed with clearness and consistence and by easy logic but on hypotheses inappropriate to the facts"。这显然不仅仅适用于经济学。
  在某些超复杂地带,这样的error实在太多,但它们的力量就在于非常clear,非常consistent,非常logical,以至于虽然其前提预设inappropriate to the fact,然而为大多数人所钟爱,甚至捍卫。而我们所能给出的另一种路线,往往被攻击成obscure或者imperfect,一如我的经历。但又能怎样?其实我当时,已经是在努力用(至少在我看来)非常简明的例子去进行阐释,但还是未遂人愿。有时候想想,还不如横下心来,就做该做的;既然单人之力肯定无法架桥过堑,不如就与对岸分江而治算了。人的一生,哪能都耗在沟通上。
  这样想来,“一中各表”的精神真是妙不可言,呵呵。在现在的境况,做所谓的跨学科研究,哪怕明知道彼此双方在根本上都有对立,也不妨和和气气唱曲求同存异的老歌,大家喜气洋洋,岂不大好。至于应当努力的,还是照旧。到最后嘛,在实力上见分晓了。当前需要的,不过是些braveness。

  >[伪专业研究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