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随记首页A Brave Army of Heretics  >>
世界及其意义
2008-05-29|15:32:21| ‼ [0] | √ [0] 

  最近读文章很多,但几乎都是专业文献,没啥可讲的。其他的文章大抵是有趣,却不至于感慨。例外则是下面这句,出自一篇宇宙学科普文章

本来我们的理想是解释这个世界,却弄出很多与我们无关的世界。我们这个世界似乎是随机产生的。

  我觉得这句话给我很大的震憾,原因倒比较“自我”,我所想的是:

本来我的理想是解释这个世界,却(不料解释不通,错漏百出,而)弄出很多与我无关的世界(把我自己搞得一团糟,本来我以为我能拯救整个世界,最后却发现整个世界都拯救不了我-_-!)。……

  但这句话所讲的,却是很宏大的境界,可以略述如下:大家都知道,在理论宇宙学和理论物理学方面聚集了一大批很牛逼的人,他们的工作就是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为什么是这样的,更重要的,为什么“应当”是这样的。理论嘛,难免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比较重要的后浪就是弦论,它有个令人始料不及的后果:它本来雄心勃勃地想指出“我们的这个世界是这样的,是因为blah blah blah……(因此这个世界很有意义的哦)”,但后来得出的理论却是“我们这个世界不过是无数平行世界中的一个……(因此这个世界的意义就难说了)”。按照这样的观点,上面那句话可以重新表述如下:

本来我们的理想是解释这个世界(为何具有哪怕一点点意义,这样我们才能有底气劝告那些整天玩网游把美媚的同学们,人生是不应当这样度过滴),却(不料)弄出很多与我们无关的世界(它们竟然都有自己的意义,妈的,而且互不通约,谁也不服谁)。(结果)我们这个世界似乎是随机产生的(因此,随你做什么的好,反正没道理,大家热闹一场,也就是我们这个宇宙热闹一场——从大爆炸开始的热闹,然后一直到冷寂,就这样啦)。

  那篇文章最后说,“我们的世界是唯一的,还是,我们的世界只是汪洋中的一条船?这个问题在一个缺乏宗教精神的中国会被大多数人嗤之以鼻,在西方,却是一个终极问题”——这话讲得有点犯众怒了,在天涯杂谈上发的话肯定要被拍死。其实佛教(比耶稣他爹出生的日期还早几百年)就有另一种迥异于西方思维的解释,而且一直对人类都有影响,讲俗了就是“万物皆无,色即是空”(你今晚空不空?)。在这个立场上,倒可以让我们安心睡个好觉。
  我以前对平行世界很感兴趣,津津有味地读过很多这类东西,还到处讲给别人听。其实那时候我是承接了少年时代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在这个世界如此不顺,如果有另一个世界,那里也有一个我,在快乐而幸福地生活着,也挺好的,哈哈。不过后来这种乐观主义精神就消失了,想必是因为受到了太多形而上学的毒害。现在再次被这句话所震动,我得努力震出点别的东西才行。想来想去,除了佛教之后,苏格拉底其实也有一番教导,他说(大意):我们应当学会在形而上学的思考中适可而止,转而面对真实的生活。一两年前,这句话让我清醒了不少,然后就做了很多研究,也算可喜可贺。但这句话没什么逻辑(逻各斯[logos]意义上的“逻辑”),其实跟《读者》或《青年文摘》上面的东东差不多,因此少了些力量。
  第三种途径就是所向披靡、无往不胜的享乐主义。管他妈的有几个其他的宇宙,管他妈的那些宇宙中的人信什么,反正我只相信我的快感中枢——例如憋了半天终于找到厕所之后那种人世间的言词都难以描述的震颤……yeah!但享乐主义有个始终躲避不了的弱点,它是主体间性的(这个词比较酷,我这七八年来都很喜欢用它来忽悠人)。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你的快乐不是他的快乐,他的快乐也不是我的快乐,而且不存在哪种方式能让我们达成一致。这又意味着,如果有个人认为最大的快乐就是杀人,那么当他杀到我头上了,我打不过他,我就只能等死了,他的理由很充分:“你不也是享乐主义者吗?你不也认为人就应当遵从心中的快感吗?杀了你我就有快感,怎么着?小样儿。”
  因此,享乐主义对自己来说是个好东西,但不能告诉别人。否则,你的悲伤就将成为别人快乐的源泉。再因此,享乐主义几乎没有资格进入伦理学,也正是由于它是主体间性的,它没有普遍力量。说到底,科学家们所追寻的,正是这样的global laws或曰universal laws,只有它们才是最终的武林秘笈,一招吃遍天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没错,佛教也有点主体间性的味道,因此免不了常常被其他原教旨主义杀到扑街。正是这个世界不完美,所以我们需要意义,不仅需要能让自己满意的意义,而且需要能让别人都满意、都信服的意义。我不是专家,不知道弦论工作者们又有了什么新发现,但我明白,这路还远得很。
  最后说说第四条方案,它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它是最不坏的选择,而且实际上,它是我们大多数人唯一的选择,甚至可以说,你之所以选择这条路,是因为你没得选。但也不是说没得选,因为这条路给了你很多选择。如果你读到这里还没头晕的话,我来告诉你,这玩意就叫做“机会主义”。当你人生凄惨困窘、潦倒沦落的时候,你就信信佛好了,当你春风得意、美人左右的时候,享乐是个不错的主意,如果你面前有一堆事情要办,做不完本月奖金就么得了,那就听听苏格拉底老师的,而如果你像爱因斯坦一样牛逼,就是不信上帝在掷骰子,那你就好好地做科学研究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吧。
  就我而言,我现在想的是,就算这个世界是随机产生的,就算分布函数解不出,我也要把均值、期望什么的算一算,算得不准,还可以估计嘛,再估不了,做个模拟总行吧。很高兴的是,我正在干这个。


  >[写写写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