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Into the Wild略评首页《老无所依》略评  >>
这个假期
2008-02-28|00:35:10| ‼ [0] | √ [0] 
  趁有空,敲几个字。
  我本来是打算让这个假期成为“研究型假期”,不过隔三差五的游玩聚会恰到好处地发生着,让我舒舒服服地过得很好。特别是遇到了不少多年未见的旧识老友,借机数次回忆青春,在醉与不醉之间感慨一把。
  课题进展方面,从某种角度上说,一切顺利,代码在一行一行地增加,测试数据在一项一项地积累,各种想法也在点点滴滴地浮现继而实现。但从另一个角度上说,自二月中旬开始,研究进入核心部分——构造能代表艺术特性的基因表达,然后在进化计算框架中设计其演化——这让我一直头疼到现在,而且估计还将继续头痛半年。我的性格一直是喜欢做好具体的理论规划,然后着手实施。但面对这样的没有任何经验可循的问题,我也只能像新手搞石雕那样,这里敲几个碎片,那里整几道沟槽,再退后几步,看看效果,甚至蒙块布上去,冷落几天,再重新考虑原先的想法是否能令自己满意。这不是我喜欢的行事方式,但我将努力学习适应现实。
  另一个我要适应的现实就是,看来我原先的伟大想法得先搁在一边了——我是指希望能得出数学上的解析解。我发现即便是相对现实而言已极其简化的模型,相对(起码是我所能掌握的)数学而言都是超复杂。看来我得把写在电脑旁边的小纸条上的格言变成另一句话:宇宙就是计算。OK,我正在慢慢成为计算主义者,呵呵。

  >[写写写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