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试验链接首页这个假期  >>
Into the Wild略评
2008-02-25|23:27:43| ‼ [0] | √ [0] 

  抽空看了大受好评的Into the Wild(2007,中译《荒野生存》),简单说两句。影片改编自真实故事:Christopher Johnson McCandless因家庭事件刺激和各种形而上学因素的影响,毅然抛弃光明前途,在大学毕业后走向荒野,试图独自生存,经历种种历险后,如愿以偿去到Alaska,于一辆废弃巴士中生活愈半年,最后死于饥饿(1)。由于我本人并不是自然主义者,甚至在旅游的时候都是喜爱人文世俗甚于山川风光,因此我对McCandless并不抱有太大的同情心。其实,用Kleinfeld的话说,“许多Alaska人都对他[即McCandless]的愚笨感到非常不爽……按他们的说法,除非是一个十足的蠢货,否则不可能在距离公园[指Denali国家公园]旁的高速20英里的地方,在当夏时节,活活饿死”(2)。最重要的是,McCandless根本没有能逃离过工业文明和人群,哪怕是在荒野中时,他依然通过持续的、大量的阅读来与文明相关联,至于用各种工具来维持生活,依据植物学手册来采食野果,这就更像是野外生存挑战训练,而不是另一个Thoreau。(Thoreau的亲近自然也是假得很,据说他成天往湖边的乡镇跑;这是题外话了。)
  从十七世纪来,反对工业、重归自然的观念就一直很火爆,时不时泛滥成灾,以至于到了可笑的地步。我对此的简单评价就是:如果你觉得当前的工业文明不好,那么你要做的是继续地改进它,而绝非是简单抛弃它。说得再抽象一点,人类所能做的,不过是在宇宙的一小片空间内顽强地进行熵减活动,这是人类的意义所在,我看不出我们为何要逆其行之。
  当然,无论如何,这个故事很让人感慨。最起码的,我非常欣赏主人公的心态和毅力。即便在出外流浪之后,他也屡次享受过美好的生活,结识过诚挚的朋友,邂逅过漂亮的姑娘;但他还是into the wild,还是选择了自己的梦想。作为人类中的一个特例,他圆满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根据我最近的想法,一个人的价值的重要因素即在于他的不可替代性。我的意思是,在于他到底有多么特别,能够做到多少普通人做不成的事情。从这点而言,他对得起他自己。
  影片拍摄技巧非常符合我的口味,镜头感十足,叙事活泼而不呆板,IMDB上的8.3分是实至名归,建议观赏。

(1)影片(根据传记作家Krakauer的文学作品)表明McCandless的死与食物中毒有极大关联,但后来的调查否认了这一点,参见维基的Christopher McCandless词条。
(2)出处同上。


  >[评评评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