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天寒地冻啊首页A "Simplistic" Outline of Current Research  >>
近况一二
2008-02-03|21:37:37| ‼ [1] | √ [0] 

  一转眼,春节就要到了。这段时间一直在忙——忙着建模、忙着编程、忙着看碟、忙着听歌、忙着跟老友吹牛,过得很舒心。看来平淡充实的日子,才是正途啊。
  从元旦后我就开始了研究工作的核心部分。这一路下来到现在月余,进度基本令人满意。上个星期时,模型底层代码的构建工作就已完成;我力图严格遵循OOP的策略,因此花了不少时间构建父类和通用接口,许多东西估计几年内都不会用上。其实我已经在SourceForge申请了一个项目空间,这几天本想把东西提交上去,后来看看我那“字里行间”散乱堆放的测试语句,各种调试用的变量和对象,还是算了,呵呵。而且Javadoc一直没有认真写,所以代码至今还是不能太见得人。
  这两天的重点是,继complex systems analysis和agent-based modeling and simulation之后,给我的军火库中增加第三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evolutionary computation。用genetic algorithm来对付像艺术形态变化这样的超复杂问题,不仅是一直以来就有的隐约想法,也是迫不得已之举。至少有我目有所及之范围内,没有第二条更有说服力的路子了。只是其中最困难之处在于如何确定fitness。目前脑袋里只有一些模糊的想法,还有待狂搜资料、竭力思考之后再做设定。
  令我感到不解的是,evolutionary art在八九十年代有过一阵热潮,但最近反而没有太大的动静。这不会是像人工神经网络研究曾经的情形一样,进入了(暂时的)低潮期吧。无论如何,硬着头皮顶上去了。我希望能在月底之前出个有价值的模型。
  最后,关于近期的香港艺人×照事件,特附图两张,以增添过年的喜庆气氛,yeah~
 

  


  >[写写写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