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  旧照一张首页年终的几句话  >>
准备工作顺利结束!
2007-12-17|22:40:11| ‼ [2] | √ [0] 

  从七月到十二月,近半年的研究准备工作终于完成了,不容易啊。回想起来,这几个月颇有跋山涉水甚至时空跳转之感。跋山涉水这很容易理解,各门学科自立山头,整个知识疆域之内是楚河无数,汉界横亘。至于时空跳转——大约十年前,我在学习Java编程,参加数学建模比赛。这些年搞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而十年后的现在,我又在鼓捣Java编程,做数学建模……当然,要面对的东西已大不相同,例如Java,那时候为个interface implementation而抓耳挠腮,现在则在high-level concurrency这些东西上苦苦思索。看来人生总体势态还是在往高处走的,呵呵。
  经过精心准备,现在我的工作构架基本确定如下:
1. 基础理论方面,采用的正是改变学术潮流,风靡万千学者,刺激学术市场,提高青年科学工作者内涵的complex network[复杂网络]理论。以随机图为内核,辅以博弈论和动力系统做演化策略分析。虽然还有很多数学理论可以应用,但数学的伟大和恐怖都在一点:它太浩瀚了。因此必须抓住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否则会淹死在里面的。顺便想和老马同感慨一句,随机过程真难啊。
2. 建模平台方面,ABMS(Agent-Based Modeling and Simulation)几乎是不二之选,非常符合我的要求。幸好这几年在ABMS工具方面发展还算迅速,因此不再需要做太多raw work。我反复权衡了很久,选择Java作为开发语言,Eclipse作为IDE,无缝集成Repast Simphony专业ABMS工具,再加上各式各样的专业类库(例如Jung的图论算法包)。很重要的是,这些工具几乎都是开源的,想到这一点就让我觉得温暖。
3. 数据分析方面,一般情况下就用Mathematica了,它本身就有J/Link,与Java配合得相当好,可以直接应用我编译好的Java类和JAR;而特别情况也有特别的东西去对付,例如用Ucinet处理社会网络数据,用Netlogo做快速演示,等等。其实这方面我没做太多考虑,因为我依然存留着那个光荣的梦想——得出analytical solutions,嘿嘿……

  截止今天,从资料搜集到软件调试都已大致完成,测试模型也顺利运行,只等正式开工。接下去其实才是最艰苦的时光,还不知道能弄出个什么东西出来,但有这样的状态,我已很满意。这两天处于休息阶段,今天甚至早上七点就起来了(对我来说,工作的时候一般是七点入睡)。轻松几天,然后呢,然后就是继续奋斗了。
  Tommorow is another day!


  >[写写写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