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武汉·工大路
2009-12-28|14:25:43| ‼ [2] | √ [0] 

不想说什么啦……

 

  >[看图说话

今天读到阮一峰博客上一篇很有趣的文章,就借用了他的题目。长时间以来我都将自己定位于一名技术工作者,并努力根据这样的定位来安排自己的职业乃至人生道路,我的理由可以借此文章中迻译的 Joel Spolsky 的一篇短文 No Politics 来做注解,节选如下(粗体为我所加):

程序员早就练出了对公正有非常良好的判断力。代码要么能运行,要么不能。坐在那里争论代码是否有问题,这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你可以运行代码,答案自然就有了。代码的世界是非常公正的,也是非常严格有序的。许许多多的人选择编程,首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宁愿将自己的时间花在一个公平有序的地方,一个严格的能者上庸者下的地方,一个只要你是对的就能赢得任何争论的地方。
原文来源译文来源

我义无反顾地脱离也算是作出了些微成绩的文史哲乃至艺术圈子,其第二重要原因正在于此(第一重要原因是因为我自己的整体的思维结构、能力和倾向)。作为一个 Hayek 和 Popper 意义上的古典自由主义者,我当然非常欣赏例如艺术中的多元、无序甚至混乱,但我并不希望将它们带入生活正轨之中,并遭受它们的影响。我更倾向于作出一些有明确的判定标准可以依据的工作,得到真正的答复和回应,而不打算以浑水摸鱼的方式去获取什么利益——在中国,后者更显常态,而且许多人都乐于其中。特别在国内学术圈(juàn)中,一向都只有人身攻击而无学术批评,而在那些没有明确判定准则的领域,剩下的只有明枪暗箭的混斗,黑幕重重,水深不见底。在这种情况下,数学(和计算机,众所周知这两个是一桩事)算是个最不坏的护身符——请原谅我用如此厚黑的思想来看待这个科学的皇冠,呵呵。

  >[写写写
我(再一次)明白了
2009-10-10|01:10:25| ‼ [2] | √ [0] 

按自己的内心去生活。这个简单的、廉价的道理,必须一再跟自己重复,才能让自己活得正常。我不否认有许多人,他们遵循别人的指令生活,也能活得很好,甚至成就斐然;但这关我鸟事。

从大尺度来说,人生不过一场秋凉,虚无得很,因此关键是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开心地生活,而不是回首往事总悔不当初。况且我想做的事情有意义也有价值,因此开心绝非自私自利,那么我何必因为暂时的利益考量就裹足不前甚至放弃?

能否开心,这不是理性决定的,这是综合的人格特性决定的。因此,如果某种看似理性的抉择会让自己一直不开心,那它就不是好的抉择。像“做不喜欢的事情来满足物质需求,闲暇时间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种抉择,许多人都在贯彻(当然我可不知道他们到底过得如何),在大多数情境下也经得起严密的理性分析,但对我来说,经过数次时间长短不等的试验,都无法让我开心,那我就抛弃它好了。

如果我潜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辅以一定程度的、必要的折衷和妥协,那么我的生活并不会变得糟糕,实际上过个三年五载我都可以活得很好。

现在我只想再一次复述王小波那朴实无华的教导:人应当过有趣的生活。最后允许我引前天读过的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话(译文有部分改动):

如果你读过《搏击俱乐部》这部小说,相信你一定会对其中的这个情节印象深刻:这部小说的男主人公用枪指着一个陌生人的头,问后者:“你本来想怎么度过你的一生?如果让你任意选择的话。”那个被吓得快要尿裤子的陌生人说他想当兽医——后来这部小说的男主人公拿走了他的驾照,并对他说:“我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你住哪里……如果你没有回到学校学习兽医课程,你就死定了……滚吧,为你可怜的人生做点什么,记着,我在盯着你……要是我发现你找了份傻逼工作,就为了买得起奶酪、看看电视,我一定会杀了你。”
  >[写写写
分页∷共38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