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这次我要强烈推荐一篇文章(作者前后分三部分发表,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题目是“理解矩阵”,但你别被这标题给迷惑了,实际上里面主要谈的除了矩阵,还有关于线性空间的概念及其含义,还有许多跟数学思想相关的绝妙理解,文笔很精彩也很幽默。另外,跟贴也是热闹非凡,不仅指正了主贴的错误,也提出了另一些非常有趣的想法。总之,不容错过。
  我提这个倒不是闲得无事,而恰恰是这些论题是我最近正在忙活的事项之一,确切地说,是我苦恼的根源之一。原因就在于,我本来以为线性空间这姑娘我算是唾手可得(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在享受她带来的幸福和快乐,你看有几个领域没有她的身影?),想不到结局如此迷茫。
  话说回来,也是我当初低估了她。其实线性空间需要的前提条件很多,俨然一贵族家庭之女,要娶她虽不至于父母双亡,但总得有车有房。她需要加法交换群,还需要定义良好的数乘,等等。我本来以为我都有,但我错了。
  我的目标是要用一个数据结构来描述艺术作品,让我难堪的就是,这样的情境让我丢失了许多哪怕对普通人而言也是非常易得的东西。例如,满足交换律的某种运算。你会说,加法不就是嘛,1+(2+3)=(1+2)+3,幼儿园就学了。但我根本就不可能对两件艺术作品定义这种毫无实际意义的加法!我至今的成果是有了满足此性质的运算,还顺便得到了单位元,这意味着,我拥有幺半群啦。但接下去要做的事情还多得很——我还得找到对每个元都可逆的逆元,才能得到群,然后要让运算满足交换律,才能得到交换群,然后要满足分配律,并且再想出另一个交换群,才能得到幺环,然后还要定义标量乘法,才能得到模,当然,我还得保证运算是封闭的,才能得到域……这一切完成,我才能得到我梦中的线性空间。
  你也许会问,我为啥要辛辛苦苦追求线性空间。答案倒很简单,因为线性空间太优秀了,得到了她,我就俨然踏入上流社会鸟,里面有大把大把的东西可以随便用。娶不到她的话,日子将非常清苦——例如用个空间变换都要顾忌半天,而像矩阵这种威力强大的工具也没有了,至少是没有定义。
  总之,要说我不羡慕那些可以任意使用高级数学结构的人,那是谎话。例如,如果艺术作品集对某些定义良好的距离关系是良序,那我就可以每天看两部电影了。自己一步一步搭积木,成就感非凡,但累得很。只是本来是我自愿趟这混水的,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其实我一直在考虑度量空间,她的要求极低,结构都不需要,满足几个条件就可以过日子了(虽然有些寒碜,呵呵)。另外,也可以干脆不考虑向量/矢量,而是用样本集这类的概念,然后用统计方法来对付(我一直在试验,小有收获)。无论如何,两手抓(我指的是模拟和解析),只要一手硬也可以挨下去了。努力吧。
  >[伪专业研究
试验音乐
2008-06-03|22:57:22| ‼ [0] | √ [0] 

  我记得我为上传音乐的事情做过很多次试验了,看看这次如何。Muzicons.com提供了个性化的音乐分享功能,用有趣的图标来展示心情,还可以写点字上面(可惜不支持中文),速度也还不错。下面放首Muse的Unintended,很柔情的歌…… 

  >[
A Brave Army of Heretics
2008-05-31|15:06:22| ‼ [0] | √ [0] 
  网络是个好东西,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你将会知道些什么,这就是复杂系统的奇妙性质。我本来在逛的是一个科技博客聚会站点,某一篇文章中,就知道了另一个博客“人渣经济学笔记”,这里的博主肯定是学经济学的角儿,语言很老道;结果又是通过其某篇文章,知道了一个据称是网络上排名最靠前的经济学博客Marginal Revolution(需要翻墙,我也不知道为啥要封它,上面关于中国的文章都挺友好的)。然后我就边吃热狗边在上面晃荡,不留神,又通过其某篇文章的引荐,知道了又一个很好的博客Economic Principals(仍然需要翻墙,fxxk……),正是上面一篇文章吸引了我,本日志标题就是取自它。
  不说废话,但看其中一段,引的是J. M. Keynes的话,说的是有那么一队brave army of heretics, "who, following their intuitions, have preferred to see the truth obscurely and imperfectly rather than to maintain error, reached indeed with clearness and consistence and by easy logic but on hypotheses inappropriate to the facts"。这显然不仅仅适用于经济学。
  在某些超复杂地带,这样的error实在太多,但它们的力量就在于非常clear,非常consistent,非常logical,以至于虽然其前提预设inappropriate to the fact,然而为大多数人所钟爱,甚至捍卫。而我们所能给出的另一种路线,往往被攻击成obscure或者imperfect,一如我的经历。但又能怎样?其实我当时,已经是在努力用(至少在我看来)非常简明的例子去进行阐释,但还是未遂人愿。有时候想想,还不如横下心来,就做该做的;既然单人之力肯定无法架桥过堑,不如就与对岸分江而治算了。人的一生,哪能都耗在沟通上。
  这样想来,“一中各表”的精神真是妙不可言,呵呵。在现在的境况,做所谓的跨学科研究,哪怕明知道彼此双方在根本上都有对立,也不妨和和气气唱曲求同存异的老歌,大家喜气洋洋,岂不大好。至于应当努力的,还是照旧。到最后嘛,在实力上见分晓了。当前需要的,不过是些braveness。
  >[伪专业研究
分页∷共15页 第一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