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四年之后,再回重邮。阳光还好。“学院”变成了“大学”,所有的东西都狐假虎威了起来,但我对那些漂亮的新楼毫无兴趣,也不打算帮它宣传什么。我只是在寻找自己的过去。


校园一景,老中青三代建筑都在这里。新同学们大多已告别了旧宿舍的霉腐和破旧。

  >[看图说话
  我承认我已很久没有读诗,不是因为忙着赚钱,也不是因为过于潦倒,而是因为诗歌只属于少数幸运的人。但三月来了,大家都在怀念他,我没有不去感动的理由。

    日记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
  >[写写写
归来
2007-03-12|00:23:43| ‼ [0] | √ [0] 

  从南京到南宁的时候,挤了三十六小时的硬座,而且正赶上年前客流最高峰,而且又赶上所乘车厢厕所损坏、电水炉失灵,几近崩溃。从南宁到重庆的时候,托人拿到了硬卧,和LP慵懒地倚在下铺打扑克,间或看看窗外掠过的群山,以及弥漫在大地上的油菜花。从重庆到南京的时候,起早趁着微亮的天色去了机场,飞机呼啸着跃过云层,携着反射在机翼上的刺眼阳光,一个半小时便将我们带回金陵。——这是否意味着今年我的生活质量将节节高升?笑……
  这个超长节假过得真是逍遥,逍遥得忘了生活还在继续。但生活仍在继续。

[本日志仅剩存档意义。xell 07.04.09]

  >[写写写
分页∷共2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