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离去
2007-04-18|20:18:14| ‼ [2] | √ [0] 
  大病初愈,跑出去用刚入手的适马18-200mm/F3.5-6.3 DC练了练,结果一不小心就整出了这个似乎有些愁云惨淡的主题。不管它了,权且一看。
  适马这个头还不错,大光圈是有点肉,但后期勤奋一点也可弥补,暗处对焦有点费劲,拼命找对比高的物体也就凑合了,总而言之,一镜走天下不大成问题。要注意的是最后一张ISO为800的片子,噪点是故意加上去的,并非相机的问题——K100D在高ISO下的表现还是相当优秀。



  >[看图说话
重庆·印象
2007-04-10|00:10:42| ‼ [1] | √ [0] 
  其实这座城市对我而言已不再有任何特殊意义,只是这些片子早就做好,想来想去,还是贴出来吧。心情平静就好,也没考虑那么多,不过文字介绍就免了。
  K100D并没有专业的黑白拍摄模式,所有照片都靠后期调整,恰是在调整过程中才明白黑白摄影之难。这里的每张照片都不仅仅是简单地去色或调整曲线/色阶,而是仔细地对许多主要色域进行微调,实则是以后期之功补前期不足。据说拍黑白到一定火候,必须要把色彩看出灰度来,我还远没这能耐,呵呵。不过所有边框都是用Photoshop的脚本功能,自行编程而添加的,并未采用任何边框制作工具,也算是我学习PS的最新进展。
  图片较多,请耐心等待。
  >[看图说话
杂感
2007-04-09|18:39:38| ‼ [0] | √ [0] 
关于台灯:台灯若是在灯下惨白如昼,而旁边仍是一片黑暗,那么此刻适合思考哲学。如果屋子里洒下的均匀的昏黄,那么适合研究数学。如果整个房间明亮无影,那么我们可以开始手术了。

关于爱情:爱情的某一出路是婚姻,婚姻的某一结果是孩子。我(和她)曾为孩子是做数学家还是做商人争论不休,现在不必了。很好。

关于耐心:时间是最好的老师,只是它最后把学生们都杀死了。

关于硬盘:我去年罢工的硬盘几经修复无果,至今仍躺在架子上,我抬头就能望见。我敢(从物理学和计算机科学的角度)说,那些回忆、荣耀、欲望和挣扎都还在里面,只是少了某些必要的引导,又或者少了某个与人生无关的构件,它虽生犹死,不值一钱。

关于夜晚:都在十二点前入睡吧,最多加一支烟,这样一来,黑暗无足轻重。

关于诗歌:如果我有两个年幼的弟弟供我指挥,第一个随他做什么,第二个么,我他妈的打也要...
  >[写写写
分页∷共2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