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斋由xell进行随机更新,他是Einstein意义上的无神论者,Hayek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Popper意义上的理性主义者,目前正在从事不赚钱的跨学科研究,最喜欢吃白切鸡,不看电视,认为一首歌的词和曲同样重要,坚决主张人权高于宠物权,擅长使用计算机、看书和睡觉,不擅长经商以及成为公务员。虽然他是Google的拥护者,但他愿意公布的电邮地址是(同这个页面风格一样简单的)xell@w.cn
年终的几句话
2007-12-26|13:45:44| ‼ [1] | √ [0] 

●Be the only one, not number one.

●You can make money without doing evil. (来自Google的企业信条)

●我们都生活在下水道里,可仍然有人在仰望星空。(Oscar Wilde)

●有什么事情想不通,但一想这是在中国,就通了。(天涯)

●Hope for the best, plan for the worst. (某电影台词)

●Yippee-ki-yay, motherfucker! (我最喜欢的某系列电影台词)

  >[写写写
准备工作顺利结束!
2007-12-17|22:40:11| ‼ [2] | √ [0] 

  从七月到十二月,近半年的研究准备工作终于完成了,不容易啊。回想起来,这几个月颇有跋山涉水甚至时空跳转之感。跋山涉水这很容易理解,各门学科自立山头,整个知识疆域之内是楚河无数,汉界横亘。至于时空跳转——大约十年前,我在学习Java编程,参加数学建模比赛。这些年搞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而十年后的现在,我又在鼓捣Java编程,做数学建模……当然,要面对的东西已大不相同,例如Java,那时候为个interface implementation而抓耳挠腮,现在则在high-level concurrency这些东西上苦苦思索。看来人生总体势态还是在往高处走的,呵呵。
  经过精心准备,现在我的工作构架基本确定如下:
1. 基础理论方面,采用的正是改变学术潮流,风靡万千学者,刺激学术市场,提高青年科学工作者内涵的complex network[复杂网络]理论。以随机图为内核,辅以博弈论和动力系统做演化策略分析。虽然还有很多数学理论可以应用,但数学的伟大和恐怖都在一点:它太浩瀚了。因此必须抓住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否则会淹死在里面的。顺便想和老马同感慨一句,随机过程真难啊。
2. 建模平台方面……

  >[写写写
旧照一张
2007-12-08|16:54:40| ‼ [3] | √ [0] 

xell
摄影:走夜路的猪/后期:xell/机身:K100D/镜头:适马18-200

给Photoshop安装了Alien Skin Exposure 2插件之后,一直想试试效果。今天偷闲翻翻硬盘,看到有张原本废弃不用的旧照,就拿来调调,顺便给远方的朋友们看看(好几个月前的)我,哈哈。
走夜路的猪同学克服了狗头成像肉、暗处对焦不便、无布光、拍摄对象潦倒疲惫神情涣散等一系列困难,拍出了这样的片子,非常感谢:-)

  >[看图说话
分页∷共23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